社團法人台灣家族系統排列協會 Taiwan Association for Family Constellation

Category Archives: 相關影片

靈性的移動 Movement of Spirit Mind

在2008奧地利Pichl 組織排列的課程中,海寧格說…

郁真譯 –
現在我們還有約一個小時的時間,也許我可以談談一些關於另外一個大的組織,也就是家族排列(笑…)。如您所知,這也是一個組織,一個龐大的組織。大多數的社團,正如你們所看到的,是基於其所共同追求的一個目標而組織起來的,而這共同的目標是以一種特別的方式來為生命服務。家族系統排列是以什麼樣特別的方式來為生命服務的呢?這特別的方式實際上是克服對愛的限制,並且是對這工作一種創發性的貢獻,祂超越是非善惡的分別。這樣的愛是宇宙性的,你在這個團體裡面也可以感受到,在這裡的人沒有誰比較好或比較差,大家都一樣好。因為我們是被一個更高層次的力量所推動,祂如其本然地同意所有一切以及每個人的本來面目,同意所有各種不同提升生命的方式,這就是此工作的標的。然而,也有一些從事家族排列的人偏離了軌道,其中有一些人的偏離是基於各種理由而失去了與我的連結。在德國有人曾經被勸告不要使用我的名號,因為政府機關非常反對我,所以有些人就害怕使用我的名號,所以他們就改變一下他們的工作來避免使用我的名號,而這似乎也產生了一些影響…有一位女士,她擁有一家專門幫助兒童的機構,她非常好,也寫過一本很美好的關於家族排列工作的書。當時,市立社福部門禁止她使用我的名號,她必須簽下切結書,不使用我的名號和方法,因為害怕,她就簽字了,一年之後,這個公家單位還是將她否決掉了,可見恐懼並不是一種適當的指引。

另一方面來說,並不一定非用我的名號不可,我不是說你做這工作就得時時持我的名,因為我知道這不是我個人的工作,而是有了一種洞見賜予我,讓我這三十多年來獻身於這工作來發揚這樣的洞見,並且讓很多人因此受益。這洞見以某種方式與我的名字連結。還有些人說: 嗯,他有一些錯誤,有些事不對,應該以不同的方式來做,固執地表現我們是較好的,並且到海寧格的工作坊要求去糾正他的錯誤,很多這樣的情形在德國,還有去年的訓練營…

所以因此失去了的連結,不只是和我(這並不重要),而是和我所服務的這力量的連結。會有洞見產生經常是當我在傍晚的時候坐下來,忽然間我進入空,達到很深的中心(專注),然後,我寫下一些東西,那是被賜予的,就只是從頭到尾一氣呵成,其中有很多內容都收錄在《With God in Mind》那本書裡,有那起源,忽然間我被引領到某一個方向,有時當我以後再讀它時,我想有些也許不太對,我必須改善它,但我所嘗試的任何改善都沒用。因為那能量不是來自我的頭腦,是在於本初的移動,而那也作用於我的許多洞見關於意識良知、愛、和解、男人與女人、父母與子女、疾病和健康以及這裡的主題關於成功或領導。你無法使其變得更好,你不能去改善增進,這是有效力的洞見。如果你想要有什麼更好的,或是有什麼不一樣的,你就失去了與這移動的聯繫,或是你也許會說一些話: 嗯! 在這個排列中,必須要這樣做或那樣做。這些是頭腦想要去改善的,而不是當下的靈性(Spirit Mind)移動。祂不是來自於頭腦的智慧,而是一種靈性(Spirit Mind)的移動。一旦你以自己的方式工作,你連結到Spirit Mind網路,你可以自己工作,無須仰賴我所說的或在這兒所經驗到的。你往前移動,而在往前移動的同時,你仍然保持與我連繫,你是你自己,不要去控制你所做的,不需要向我報告,沒有這樣的事。而是共同地往同一方向移動。這是我認為的有關這工作的未來發展。你是你自己,並且以某種方式與我有連結,也許不是直接親自會面,而是跟我一樣發揚並服務於這靈性(Spirit Mind)的移動。

現在從事家族排列的人當中有些偏離的,他們有自己特殊的組織,我必須承認他們必定做了好的工作,否則的話他們根本無法生存,他們以自己的方式做好了工作。這移動還是繼續向前,而有些停留在原地的自稱是古典的排列工作,他們認為我已經離開了正確的道路,因為越過了古典的界限。的確,我是超越了過去,而他們認為我背叛了我自己的工作。無論如何,對我而言,以某種方式從事於這工作的人,似乎因我而同樣來服務於生命,過一些時候,也許這裡所發生的,所提出的洞見,也許他們會享受於這移動。對我而言,沒有人是不被接納的,我不加入任何爭論—什麼是好?時麼是不好的? 我知道我們要往前走,並且歡迎願意與我一道同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