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團法人台灣家族系統排列協會 Taiwan Association for Family Constellation

Category Archives: 心得分享

草山家族系統排列工作坊後記

作者: Martina (引用自Cat’s View Blog)

2010.09.28

家族排列遠比我想像中的驚人與強大。

正確的說,並沒有所謂的"想像",其實我沒有認真研究過家族排列的原理和效果,只約略知道它的進行方式。也因此,身在現場時,無論是擔任代表或作為旁觀者,都感到十分震撼。

不知道是被那股更大力量的存在震撼、還是被案主們的故事震撼了。覺得自己的問題好簡單,我好幸運。

更重要的是,我得到一個本質性的領悟。就像在內觀時我瞭解「愛是可以的」(原來,對世界的愛是可以的,我可以愛這個世界)一樣,在家族排列工作坊,我瞭解了「慈悲」與「不做」。

∼∼∼

注意帶領老師郁真的網頁已經超過一年以上的時間了,但沒想過要參加。八月以來陸續有朋友提到他們想參加家族排列工作坊,但費用還挺貴的。印象中郁真的工作坊費用是隨喜,便推薦給朋友。

很奇妙的,我也因此開始想要參加工作坊了,但我知道我將會是個觀察者。結果,朋友們和我都不約而同地都報名了九月25, 26日的草山家族系統排列

兩天的工作坊裡,總共進行了六次排列,也就是說六位不同的參加者擔任了案主的角色,依他們的問題進行排列。沒有擔任案主的參加者,可能會被指定擔任代表或僅僅是旁觀者。除了正式排列的部份外,郁真老師還就本次的主題之一"母親"帶領了兩次小練習。

我沒有需要排列的問題,兩次小練習已經讓我獲益良多。第一個練習是和搭檔的夥伴輪流扮演媽媽和孩子(自己),兩人一開始保持一段距離,兩人直視對方的眼睛,孩子必須慢慢接近媽媽,先說「是的」,最後說「媽媽我愛你」。第二個練習是不停的讚美媽媽,捏造的優點也無妨(因為意念也是會顯化成真的),直到完全想不出來為止。

 

我先扮演夥伴的媽媽,夥伴大我好幾歲,但我看著她的臉,只有一個感覺:傻孩子,並且帶著無限的愛與笑意,最後兩人緊緊抱在一起。接著角色交換,我的感覺是希望媽媽當我的朋友,而夥伴說她心裡只有一句話:妳好漂亮,而且她覺得我是單身。就像另一篇日記提到的,這整個感覺與籌備婚禮的現況連結在一起了!我立即明白為什麼想參加這個工作坊了,除了了解"慈悲心"這個大題目之外,在日常生活層面,也獲得有效的解決之道。

在擔任代表的時候,又是另一種感覺。那是一種神祕力量,當我站到某一個位子,不管是案主的媽媽、案主的先生、或一個不確定的事件/人,就進入了那個角色,代表會不由自主的移動、會產生情緒,然而那些感受是屬於那個位子的,代表只是一個媒介,把它表現出來。

 

我擔任代表時的位置都有一個共通性:面對家族系統裡的事件,都有一種無能為力的感覺,有時候是使不上力、有時候是覺得案主必須靠自己的力量完成他們的難題與人生功課。媽媽想要幫忙女兒,卻一直克制自己插手的衝動;先生對於太太家族裡的糾葛,只能躲在旁邊觀察…….

透過擔任代表的方式,我直接用身體和情緒明白了"不做"的重要性。對我而言,這印證到靈性煉金術中所提到的:真正創造力的關鍵就是什麼都不做的能力 – 「什麼都不做」指的是克制著不做、不修復、不聚焦。這個能力可以把你的意識放在一個全然接納卻警覺的模式。只有藉由「不知」、藉由保持開放,你才能創造空間,讓新事物進入你的實相。

另外有一些小小筆記,是關於家族排列系統本身的:

  • - 在家族系統中,被遺忘的人,希望被看到,同時,他們空出來的位子,也必須有人遞補。然而此種"遞補"打亂了應有序位的平衡,問題因而產生
  • - 在家族系統中,能量的流動與平衡是來自接受與原諒
  • - 許多上癮症與失控的行為,並非當事人自甘墮落,這樣的行為可能來自過去的傷痛,這些傷痛或許已經被埋藏或遺忘,但不表示傷痕不存在,它仍刻畫在當事人的靈魂裡。個人的意識或意志也許無法直接達成戒除的成果

活動結束時,有一個想法一直在我心裡迴盪:排列是一種療癒的方法,因為,覺知就是療癒的開始。

對家族排列系統,我仍有許多疑問,有一種繼續探究的渴望,因為它的應用範圍很廣泛,除了家族系統外,也能應用在工作和金錢上。然而,目前就保持"不做"吧,該做的時候,我自然會知道。

最後,我想拿工作坊第二天早上我個人的分享當結尾:「….我覺得,每個人的本質都是愛與慈悲,在其他的活動裡,我發現愛是被允許的;在家族排列工作坊,我發現了慈悲。以前我認為上癮和失控的行為,是可以用意志力控制的,戒不掉是因為意志力不足。但今天我明白這後面有更大的力量影響個人的行為,並非僅是當事人本人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