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團法人台灣家族系統排列協會 Taiwan Association for Family Constellation

Category Archives: Q&a

人能到達的最高境界是平凡

以下這篇文章是一位德國電臺記者針對靜修內觀的問題對海靈格先生所做的一個精彩的訪問,此極具爭議性的話題從未在華文媒體上出現過,這些新的知識、新的洞見並不是一種反理論,不會抹煞我們過去的心靈經驗,而是與舊的知識相結合,產生出新的智慧。當越來越多的人對內觀靜修感興趣,越來越多的人對靈性生活感興趣之時,讓我們以平凡之心來參閱一下海靈格先生的另一種洞見,希望能讓我們重新回到不偏不倚的中庸。

你認為靜坐是一種重回自然、簡單和諧生活的方式嗎?因為在靜坐時,人們可以經由內心的空靈,自由地接近最自然的基本狀態。

海靈格:靜坐,是一種透過自我集中、自我鞏固,取得內在力量的方法。“集中”意味著透過觀看、感覺、確認,取回個人內在的完整性。“空靈”剛好和“集中”相反,“空靈”往往令我們與“主體”失去聯繫,這實際上經常發生。我見過很多人,有過靜坐的生活經歷之後,什麼事也沒有發生?因為靜坐本身並不能使人充實。真正的充實來自行動,有行動才能更圓滿。靜坐這種行為有很多限制與局限,不能達至這個效果。

可是,許多人很推崇靜坐,認為是一種另類的生活方式。他們並不是為求悟道,趕著參加一個又一個課程、想馬上開悟的人。請問,你試過靜坐嗎?

海靈格:當然試過,否則我無資格去講。但重要的是,在心中明白靜坐所帶來的深層啟示,以及靜坐能帶給我們的幫助是什麼。而如此所得到的啟示和深層理解,是透過現象學呈現的,靜坐是辦不到的。

這樣說很大膽。

海靈格:上述所得之啟示與幫助的智慧,是要參與一些活動和事情才能獲得。我以實際行動參與,得到滿足;我透過做些平凡的事,獲得和諧。

很多靜坐的人把自己從平凡的事物中抽離。追求另一些東西,他們可能認為這種行為能把自己從平凡中抽離,走在了一條和平凡的生活完全不同的悟道之路。但這與現實生活脫了節。當有人靜坐時,我會問:這樣做你滿足了什麼?

有時,我需要坐下來集中精神。這是因為我即將面對艱難的工作,必須凝聚我所有的力量和勇氣,像是一種準備。這時我就會靜坐。要是不需要準備什麼,我不會靜坐。只有我在需要力量時才去靜坐集中精神。我並非想質疑靜坐的價值,這不是我的目的。要是你觀察過靜坐的人,其中的有些人會有所收穫,有些人卻毫無結果,他們只是坐著,不會變得更有愛心,更成熟、更有智慧;我很懷疑他們在靜坐中得到些什麼,會不會取得或者說瞭解如何取得到這個結果。

你的意思是說,靜坐既不能解決一切問題,也不能代替行動,更不是逃避問題的方法。是嗎?

海靈格:正是如此。在佛教傳統中,很多人會到寺院中靜坐修行,我視之為一種“訓練”,而絕非大家認為的,靜坐是一種生活方式!如果靜坐是你需要學習的東西,有需要時才取出來用,這樣看的話就很正面,很容易理解了。

凡是要參與這種宗教的人都要經過這種訓練。不過,如果把靜坐當作日常儀式之一,就有點迷失了。

靜坐也可以支援一個人的生活呀?

海靈格:是可以的,但這樣它又變得很平凡,很人性化,而非宗教行為,也不一定只有宗教行為才能夠支持生活。正如藝術家要透過聽音樂來平靜內心,重整內心秩序一樣。

你對新奇的修煉方法有何意見?當我說靜坐是一種靈修方式時,你說過,如果這種方式足夠平凡,那麼它就會是一種靈修方式的。你認為我太抬高它了?

海靈格:人總是喜歡抬高自己,突出自己。對我來說,日常平凡的行動更有深度,更能令人滿足。

你所指的日常生活中的平凡和滿足的行為是因為,在這種情況中完成了潛在的必須完成的人類基本需求和關係嗎?

海靈格:是的。我們面對關係、面對孩子、面對工作時,有很多事都必須去完成,完成這些事就很滿足。

你認為很多人給自己加上太多標籤,比如說靈性之道或者靜坐,是為了突出自己嗎?

海靈格:當我環顧四周,發現有很多人是微不足道的。與那些辛勤工作的人相比,他們顯得毫無份量。一名農夫每天要飼養牛羊、下田耕種,他是多麼有份量!與那些整天嚷著“我在靜坐”的人不可同日而言。

這種說法很不客氣,不是每個人都這樣的。

海靈格:也許是吧。問題是,一個人的“份量”來自何處?有些人你一眼就看得出他們有沒有份量。最活躍參與行動的是那些有孩子的人,在他們靈魂深處有著最多的“份量”。

就算他們是因為家庭生活不幸福、精神緊張、因為有病而靜坐,也要這樣說嗎?

海靈格:這沒有關係。

但許多父母對待子女很殘忍,我們是否應該分清這些不同層次的關係?

海靈格:雖然是這樣,但是有孩子、在孩子身邊,打算為孩子做些事的人,本身就很偉大。曾經有人告訴我,他的家裡常有小孩子被送到外面居住,因為屋子太小,一共有15名小孩,所以部分孩子要搬離。這些並不是孩子本身的問題,而是生活的確如此。你試想一下,這群孩子的父母,即使貧窮至此,也堅持打理這個家,這就是偉大。相比起那些追求新奇修煉方法,甚至學習漂浮在空中的人,後者的份量實在微不足道。

這是不是太簡單化了?許多追求新奇修煉方法的人只不過是因為要面對生命的打擊,例如疾病或死亡,他們只是尋找出路而已。

海靈格:當然對那些要面對重病、痛苦、死亡的人來說是不同的。這種體驗會令一個人更有深度。痛苦、疾病、生命中的打擊、或者重罪,都會增加靈魂的份量。即使是囚犯,內心深處也常常有某種份量。

這就是說,不關價值觀的事?

海靈格:這當然和價值觀有關。我認為一個有份量的靈魂更值得珍惜,但是我並不認為這種分量感是應該努力追求的目標。份量的存在與否是很明顯的,當有一個內心份量較重的人存在時,我們通常感覺很好。有些人當遇上困難或受疾病困擾時,會逃開這些困境,去尋求靈修之路,他們這樣做反會喪失了心靈的份量。

我不太明白?

海靈格:他們與疾病再沒有聯繫了,他們認為神已經搭救了他們,他們可以離開痛苦,飄得遠遠的。當疾病的痛苦被移除、不用再面對時,人們就失去了那股潛在的力量。

你說靈魂的份量內有力量存在,是什麼意思?是什麼力量?

海靈格:當有人說他患病後信了上帝,我敢說疾病已對這個人沒有正面作用了。因為他不需要面對本來應該是痛苦的經歷了,他逃跑了。疾病、危險、接近死亡的感覺都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病人以為自己得救了,於是感謝上帝或聖母或其他神。當這種事發生時,內在的力量就消失了。

我不是質疑神的力量,我這個說法和上帝或聖母也沒有關係,我只在意事情帶來的後果。當有人這樣說起他這樣的經歷時,其他人會紛紛避開。這就是那些追求新奇的修煉、追求靈修的人的結果。

你把新奇的修煉和靈修分開?

海靈格:對我而言,靈修是正面的東西,以靈性智慧來說,它廣闊而包容。“新奇的修煉”則是排外的。有靈性的人不會自覺高人一等,追求新奇修煉的人則常常自覺超然,喜歡炫耀相關術語。他們喜歡透視生命奧妙,掌握一些與眾不同的知識、秘密,令他們與眾不同。但他們也因此與正常的生活失去聯繫。

你認為若與世界及日常生活失去聯繫,是不好的?

海靈格:人們常常不懂珍惜眼前一切。我知道有位知名的靈修導師,曾出版過許多相關書籍,他有個私生子,卻從不理會他。嚴格點來說,他寫那些關於靈性的書做什麼?他的兒子住在倫敦,他從未探望過兒子。要是他肯關心兒子,他的靈魂份量應該更重。當然,這個例子很極端,讓我再舉一個例,我有位同伴翻譯過一位大師的書,這位大師住在土耳其,也研究和在自己的書中加入過新奇的修煉方法。他之前和妻子離了婚,把妻子和女兒丟下不理。那麼新奇的修煉之路帶來的是什麼?

離開某人並不等於在該人有困難時離棄他,是嗎?

海靈格:一般人都不會覺得自己的行為是例外的。他們只會說:“我是個可憐的罪人。”若某人追隨一條這樣的靈修之路,而我又發覺結果變成上述那樣時,我會很懷疑他到底在做什麼。

( 轉貼自http://mp.weixin.qq.com/s/eJDfLtlM382wT2ZCLBH33A )

伯特·海寧格說:“我經常為她著迷並帶著感激之情站在她身旁觀察和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