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團法人台灣家族系統排列協會 Taiwan Association for Family Constellation

Category Archives: Q&a

命運、良知、自由

學員:在傳統中命運總被視為是影響生命的超然權力。你怎樣看待命運?

海靈格:命運是人在不知道原因之下跟隨的路。當人清楚觀看時,他便洞悉到命運是受著家庭內無意識的集體良知支配的。我們只有在某些行為後果中,才能察覺良知的所在。希臘悲劇中有很多例子,不少英雄隨著自己的良知, 以為是在做美好、善良、偉大的事情,到頭來卻全都失敗。因為在個人良知背後運行著無意識的集體良知,這個良知遵循完全不同的法則。個人只能運作悲劇中有意識的良知;而神是運作無意識的集體良知。有關神的故事,都是在集體中運作無意識的良知。在這兩種良知相互運作影響中帶出命運,可是在不明白無意識的良知的運作時,我們無法掌握命運。

學員:究竟什麼是我的良知。在良知中運作些什麼?

海靈格:良知好比是一種知覺,我們的歸屬權如有需要時良知馬上會有感應。情況可以用平衡知覺比喻:當我們失掉平衡,就會有頭暈的感覺,因此會馬上改變行為。個人良知的運行也是一樣,當人們所做的事情違反家庭或團體習慣做法時,便會害怕失掉歸屬權,所以就會感受到壞的良知。因為壞的良知製造不安的情緒,他就會改變行為讓自己可以保留歸屬權。這是個人良知的功用。
集體良知如同一個主管,並不影響個人而是影響集體。家庭中多個成員同樣參與其中,這個良知同樣影響父母、子女、父母的兄弟姐妹、(外)祖父母。甚至是曾(外)祖父母及那些在系統中因某些人使自己受到損傷或不利的人。集體良知有如一個主管,它留意著是否有成員被遺忘。
家庭中如果有一個成員不被承認、被詛咒、被遺忘,集體良知會驅使下一代某些家庭成員代表曾被遺忘的人。這些被挑選的家庭成員便在他無法理解的情況下,承擔著別人的命運。
人們如果知道無意識的集體良知如何運作,人們就可以從命運中解脫出來。所有在家族中曾被排除的人,如果得到其他成員的承認與尊敬,他們就不再需要找人替代了。

學員:請你多講些家族系統的法則。

個 人 良 知
當我們觀察有意識的個人良知時,便看到這個良知是根據三項要求運作的。這個良知其實也等同于這三項要求。
良知的第一項要求是歸屬權。良知留意我們的所作所為,如果我們所做的事危害歸屬權,壞的良知就會出現,迫使我們改變行為。那種清白的感覺就是對擁有歸屬權的肯定,而罪惡的感覺就是對失去婦屬權的恐懼。
良知的第二項要求是施與受的平衡。良知使成員在系統中交流溝通,這也聯結著對歸屬權的需求:如果我得到利益,我則感到需要彌補平衡。因為我對系統有愛心和歸屬感,所以我付出多一點。其他成員也是一樣,他們同樣付出多一點,溝通因此會增多,情感會加深。
對施與受的平衡彌補也有負面的需求:如果我被某人傷害,我會有反擊的需求。因為我自以為有理,所以會做出比他更多的可惡的事情。對方也會有相同反應,對我做出更多傷害的事情。結果,那些可惡不幸的事情便隨之增加。對歸屬權的要求,往往在合理和報復的需求下被爭鬥與犧牲爭鬥,例如在民族之間無數的爭鬥,都是來自於對合理和報復的需求。
良知的第三項要求是秩序。我們需要承認和遵守某些規則,若能遵守這些規則就會感到心安理得,若違反它就要付出代價受到懲罰。

集 體 良 知
集體良知是一項無意識的良知以另一種方式控制團體,這份良知與個人完全無關,只是針對團體。
集體良知要求所有成員都應該得到歸屬權。家庭中若有成員被排除,集體良知會透過另一個成員來代表曾被排除的人,如此,將應有的系統秩序帶回家庭。集體良知對施與受的平衡彌補也有要求。良知沒有感情成分在內,只是為了回復施與受的平衡,被挑選作為代表的成員是要為團體犧牲的。
集體良知也要求秩序,較早出現的人有優先權。因此,在父母子女問,父母有優先權,長子、長女也有優先權。如果秩序被破壞,例如孩子干涉父母的事情,例如想替他們贖罪,這是不見容于集體良知的,他們一切的努力都將失敗,這就是命運常常具有的矛盾與悲劇。集體良知挑選後人代表曾被排除的前人,但這個行為卻破壞前人有的優先權秩序,所以良知讓後人的努力失敗,這就是命運常帶有的矛盾與悲劇色彩。

命 運 和 自 由
學員:對人類的自由,你究竟有什麼看法?人類是否真的有自由,或者這只不過是一個假像?
海靈格:這要看與哪些事情相關聯。在個人良知方面雖然我有限制,但由於我有某些認知,所以能夠做出選擇。在集體良知方面,除非我瞭解它的運作原則,否則我們是不自由的。家族系統排列顯示出這個原則:一些陌生人代表某個家庭成員,當事人根據他當下對每個家庭成員的情感關係進行排列。雖然不認識當事人及其家庭成員,但代表會突然間有他們的感覺。我們清楚看到在不為人知的情況下,某人代表了另一個人。家族系統排列能夠解釋無意識的集體良知是如何運作的。
學員:心理學界長久以來認為個人經歷會阻礙個人發展,形成某種命運,例如某些挫折的經驗,但對命運你卻有另一種解說。你怎樣協調這兩種觀點?
海靈格:我們是被自己的經驗鑄造的,若因為這個緣故人們便永遠無法得到自由,那麼這個想法並不成立。有人可以克服艱難沉重的命運,為他們從經歷中得到力量,創造新的生命內容;另一些人卻得不到改善,因為他們對導致自己不幸的人永遠抱著譴責、埋怨的態度,視自己為被害者而無法產生行動的能力。命運不是從天而降的,而是那種被害者的態度導致個人的命運。
學員:人們首先要認知在家族系統中運作的動力,他才可以得到系統的力量,克服命運?
海靈格:沒錯。
學員:否則他便沒有自由?
海靈格:進一步瞭解從牽連糾葛而來的命運之前,我們應該追問,某人在集體良知的驅使下承擔著什麼命運?是否在創造偉大的事情?那些普遍流行的想法,以為我們應該有幸福舒適的生活,這是非常表面的想法。

摘自:海寧格著作《心靈活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