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團法人台灣家族系統排列協會 Taiwan Association for Family Constellation

Category Archives: Q&a

多面向家族系統排列

2008/06/01


Q: 請問學姊, 祝福是12個人其中一位?還是另外再找代表?(應該是前者吧!有先指定哪一位代表祝福嗎?還是讓排列自己決定)詛咒和祝福,一開始就是站在圈內面對面嗎?還是只有詛咒站圈內?怎麼感覺這祝福一開始蠻殺的。

A: 祝福是12人其中一位, 海爺爺有指定那白俄鷹勾鼻的男士代表祝福, 那位代表本人還蠻嚴肅的, 海爺爺就說: 祝福的代表要帶著最美的微笑表達出來, 旁邊的人將英文翻譯成俄文後, 他才比較柔軟一些.

一開始就請詛咒站在圈內, 海寧格有請詛咒要看每一個人, 但一開始詛咒就一直注意著祝福很久, 才慢慢把目光移向其他人.

為顧及當事人隱私, 我有剪掉真正當事人表情的鏡頭, 他是坐在前面觀看的. 這只是一個示範, 隔天當事人又提出問題, 跟母親有關, 海太太就說其實那個詛咒就是代表他的母親, 當事人做過許多心理治療, 每作一次就跟心理醫生抱怨一次母親的種種不是, 所以那位黑衣女就出來再代表一次母親跟當事人本人面對面移動, 兩次的移動是類似的, 海爺爺最後說: 他還是不瞭解自己已經完全失去母親了.

所以我想其實詛咒經常是代表一位被當事人排斥到圈外的家族成員, 我們可以把詛咒納入圈內, 祂會慢慢平息. 

Q: 這位扮演詛咒的代表會不會長的太美了 祝福的代表與詛咒的代表從影片中看來,最後都倒下了對吧?祝福與詛咒是同種能量,只是不同的質地, 有多少的怨恨就要有多少的愛與祝福來平衡,從影片中看到的是這樣的嗎?

A: 排列結束後有同學說每次看我當代表就像在看日本能劇, 這會不會跟我學東洋花有關? ㄏㄏ… 其實我是去感覺那個場域, 讓祂帶著我移動, 那種移動是非常緩慢的, 而且沒有很大的情緒起伏, 只有氣在體內流動, 這一點我們東方人很容易懂的.

最後是祝福跟著詛咒慢慢躺下, 祝福緊緊抓住並依著詛咒, 詛咒全然平靜安息.

有多少的怨恨就要有多少的愛與祝福來平衡, 排列只是把一個人內在能量的流動具體表現出來而已, 我贊成您的說法.

Q: 海爺爺最後說: 他還是不瞭解自己已經完全失去母親了. 是指當事者,排斥、抱怨他的母親嗎?

A:也許是. 海爺爺說話都有些含義, 有點像禪宗頓悟, 我不知道自己的詮釋是否恰當, 可能要當事人的感受最深.

我自己代表母親的感覺其實就是兒子怎樣對我, 我就怎樣對他. 當兒子五體投地時是感覺最柔軟的, 當海爺爺和海太太說出事實真相(兒子不斷地向心理師指控其母親的過錯)時, 我的手就像影片中一樣上舉不斷抖動,  然後平息下來, 慢慢對兒子伸出手, 兒子注視著母親, 想要往前靠近母親時, 海太太大聲說: NO NO, 兒子就停留在原地繼續看著母親. 然後母親移動到兒子旁邊, 慢慢蹲下躺平, 兒子在旁握拳槌地, 母親則是全然平靜.

比較影片中的代表, 我覺得祝福的代表似乎是兒子, 最後祝福緊緊靠著詛咒很像兒子對母親的依附, 子女總是渴望與母親緊緊相連的, 如果子女採取的是仇恨的連結方式, 那肯定是要失敗的, 會感覺到很空虛, 這也是許多心理疾病的成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