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團法人台灣家族系統排列協會 Taiwan Association for Family Constellation

Category Archives: Q&a

2007~2010年

(以下是郁真在2007~2010年間就學員所提出關於家族系統排列問題的答覆,提供給各位參考。)

Q: 上週五有參加過您的排列課程,想請教一個問題,就是"有方法去訓練自己的直覺跟接收能力嗎?" 雖然這樣問似乎有些籠統,但是我想您應該可以理解我要表達的問題,可否賜教。

A: 其實海寧格的思想跟老子的道家哲學有相通之處, 無為而為. 我們與個案連結的方式是以尊敬和愛將其家族系統放在心裡, 並不試圖去改變什麼, 而且是很自然地跟隨能量流動. 當我們可以一心不亂, 也就是處在一種很平靜的狀態, 心是敞開的, 那麼直覺也許會像是在黑暗中閃過一道靈光, 告訴我們一種好的解決方式. 所以說, 直覺跟接收能力可能不是我們去努力可以得到的. 有點像收音機調到不同的頻道可以接收到不同聲音, 如果心可以靜下來, 完全放下任何想要成就什麼的企圖, 只要順著流走, 那麼就可以容易調到與個案同一頻道, 也就可以找到系統內在的動力. 有時, 我感覺也是被推動著的, 並沒有什麼特異功能, 我只是相信那更偉大的力量

 

Q: 玉真老師妳好 請問在海寧格的理論中,有提到關於"憤怒"嗎 我覺得我的體內潛藏了很多的憤怒… 妳可以告訴我該怎麼處理比較好嗎 謝謝

A: 您提出了一個很好的問題. 也讓我可以更清楚憤怒的面貌. 海寧格先生對憤怒有做了一些觀察, 並且分成好幾種不同的憤怒:

第一種憤怒: 如果有人攻擊我或對我做出不公平的事, 我自然會有反應, 這種憤怒驅使我做出有力的反抗, 而且給予適當的回應, 這種憤怒是正面的, 它幫助我行動, 使我強壯, 憤怒在此情況下是恰當的, 當目的達成後, 憤怒也會消失.

第二種憤怒: 當我覺察到我沒有獲得我可以或應該獲得的東西, 或者是我沒有要求, 請求我可以或應該要求或請求的事情, 我會感到憤怒. 我們會對別人生氣, 用憤怒來取代行動, 這種憤怒會有癱瘓和削弱的效果, 而且通常會持續很長的時間.

以憤怒來替代愛, 也是類似的作用, 我會對所愛的人憤怒, 用憤怒來取代愛的表現. 這種憤怒的感覺是因為幼兒對父母親的愛的經驗被中斷. 在日後相似的情況下, 人會再次體驗到早年的經驗, 這種經驗更會削減他的力量.

第三種憤怒: 當我冤枉了某人, 但我又不想承認自己的行為, 我便會對那個人生氣, 我就是用憤怒來抗拒面對自己行為的後果, 而讓他人來承擔我的罪惡感. 憤怒代替了行動, 而使自己不行動, 這種憤怒令我癱瘓, 使我變虛弱.

第四種憤怒: 某人給我太多, 使我無法報答, 這是難以容忍的, 我會帶著憤怒抗拒他的施于. 這種憤怒是以責備的方式表現出來, 例如子女對父母表示憤怒, 憤怒便代替了接受和感激, 也取代了行動, 這種憤怒使人癱瘓和空虛. 或者也會以意氣消沉或憂鬱來表示憤怒, 用以取代接受, 感激和給予. 憤怒也會在分離之後以長期持續的哀傷方式去表現, 尤其是對某個死去或離去了的人, 假如我依舊欠他一份接受和感激, 或是無法承認自己的過錯及其後果的話. 就會表達出這樣的憤怒.

第五種憤怒: 有些人的憤怒是從別人那兒, 或是為了別人而承受來的. 例如在團體中, 有個成員壓抑自己的憤怒, 久而久之, 團體中另一個成員(通常是最軟弱的那一個)會毫無理由地生氣. 憤怒的對象通常不只是由一個人轉移到另一個人身上, 而且也是沿著一個方向由強者轉到弱者身上, 發洩在一個讓他感到安全的人身上. 在團體中較弱的成員, 通常會成為代罪羔羊, 那些承接別人怒氣的人, 都具有一種憤怒的特質, 而且都感到自豪而正當, 但他們只不過是以別人的力量和正當性在行動, 這只會造成失敗和軟弱. 而那些憤怒的受害者, 也會感到理直氣壯, 義憤填膺, 但事實上, 他們還是軟弱的, 而其受苦也是沒有意義的.(例如: 家族世仇)

第六種憤怒: 有一種憤怒, 是德行, 也是能力. 警醒的, 專注的執行力和危機感. 勇敢且清楚地面對困難和強權, 而非情緒作用. 必要的時候, 他們也會傷害別人, 卻不是因為害怕或出於惡意, 而是長期訓練和實踐的結果. (摘錄自愛的序位)

憤怒的產生通常和施與受的不平衡有關, 也許可藉此先檢視自己的憤怒是屬於哪一類.

 

Q: Dear 玉真, 我之前有參加過家族排列的工作坊, 是有件事情  想跟您請教一下 

我有個朋友的職業是占星塔羅的諮商師, 他最近有去上家族排列的一階, 但是他已經開始在幫客人作家族排列. 這樣還沒上完課  可以幫人家族排列嗎?

好像其他諮商師說, 這樣他幫人家背負很多東西, 自己運勢都往下滑了, 我想知道是否會如此了. 不好意思, 問你這些問題, 因為會擔心那朋友, 其實是看得出來他開始做後, 運勢真的很不好了, 所以想知道是否會如此

A: 基本上, 我認為從事排列工作並不需要特定的資格限制, 所謂的訓練課程的確是可以提供有興趣入門的人一個機會, 但我個人並不推崇分階分級的訓練課程. 利用排列師資格認證制度, 將某些人排除在外, 這已違反家族系統排列最根本的精神。

所謂一個人的運勢, 本來就會有變化, 所受的影響是多方面的, 跟社會經濟家庭都有關係, 這是以系統的觀點來看. 如果再看得更遠, 看到生命的源頭, 我們會發現合一.

關於背負的問題, 如果排列師站在比案主高的位置(有時會不自覺地站在案主父母的位置上), 這絕對是會背負到案主的命運, 不但沒有幫助到別人, 自己可能會陷入. 所以不管是家族排列或其他各種心理諮詢, 助人者站在自己正確的位置上是非常重要的. 海寧格也曾說過, 助人者與案主 IN TUNE (同頻) 而進入案主的系統, 按先後順序來說, 助人者是最後一個進入的, 是最低一層, 所以要以非常謙遜的態度來尊重系統中的每一個人, 讓出空間來, 讓那更大的力量自然運作, 這是助人的藝術, 療癒來自系統本身, 而非助人者個人的力量, 所以對於助人者而言是不會有負面影響的, 反而是一種淨化的過程.

希望這樣的說明能清楚地回答您的問題.

 

Q: 今天看了新聞,知道了在法律上從去年開始就有了從母姓的選擇,不知道在愛的排序中,是不是會有些影響?

A: 海寧格有提到他的一個觀察是當男女雙方結合時, 妻子跟隨丈夫的家族, 通常會有比較好的結果. 若丈夫跟隨妻子的家族則會產生較多的困難. 通常負有保護家庭責任的一方有較優先的地位. 但這只是就某些現象的觀察(多數是父系社會), 並非一成不變的準則.

我想不同的社會環境會有不同的狀況和變化, 重點在於我們是由父母所生, 父系與母系給予的生命力量是同樣重要的, 順著生命的河流, 不管是從父姓或母姓, 雙方必須在孩子心中融合, 生命才會延續.

 

Q: 請問,在家排系統裏,夫妻離婚,無論是什麼原因,孩子的監護權,探視權,扶養權歸屬誰,為孩子比較好。

A: 以海寧格的觀察, 夫妻離婚, 受害最大的是孩子, 如果在多方衡量以後, 有時離婚是無法避免的情形下, 父母必需讓孩子知道, 離婚是父母親自己的決定, 不是孩子的錯. 父母親之間的關係與離婚的後果, 由父母自己承擔, 跟孩子沒有關係. 並且不能要求孩子從中選擇一位, 而排除另一位.

至於監護權, 探視權和扶養權的歸屬, 在法律上而言, 應尊重法官的判決. 但以家族系統排列法來觀察, 孩子和尊重對方的那一位住一起較佳. 譬如: 若父親(男方)相對上較尊重母親(女方), 則由父親扶養較佳.

 

Q: 想找個機會排列自己深層意識個性上的缺點與自我的關係, 不曉得有沒有人嚐試過?(譬如嫉妒心和自我的關係)

A: 文字語言的分析有助於個體化的過程, 而非語言圖像式的或音樂療法有助於整體的融合. 如果你仔細觀察各種發展, 可以發現合久必分, 分久必合的道理, 就像那個陰陽太極圖的象徵. 完形治療的精髓…是整體感受的融合.

單單的精神分析或是機械式行為學派的教育方法是很有可能把人搞瘋的…我們的情感狀態無法以歸納分析的方法來了解的, 也就說 1+1也許不等於2, 我們很難用化學式或文學性的描述去得知一顆蘋果的味道, 卻很簡單地咬一口就可以領悟了…

家族排列的現象學直觀的方式就是如此, 非常簡單, 我們不會用一堆假設性的問題分析去把自己搞得焦頭爛額, 而寧可直接去咬一大口蘋果~  所以, 有重要而且具體的議題, 我們才會進行排列, 否則排列只會流於形式而達不到效果…

無論如何, 我看到了一顆溫暖的心發出了光芒, 繼續享受生命並且分享祂的光芒吧!

 

Q: 老師我星期六帶來參加排列的友人她在旁邊坐,雖沒參與但她會感到想吐、頭漲漲的問題,她想請問老師要如何處理這狀況?因她本身是靈感敏感度特強的人。她擔心那些靈魂會跟她回去…她請我發問。

A: 可建議她想像當時的場景, 帶著愛與謙卑, 在心裡說: 我尊重在這裡所發生的一切, 謝謝! 祝福你們一切安好!

一切都是自心幻化的結果, 採取接納與感恩的心, 將會接收到滿滿的祝福…

 

Q: 不知道為什麼我在陽明山時,我可以感覺在窗外有人在看我,問題都沒有人,平常我會聞到不同的味道或是感覺到有聲音在房間出現,因最近就感覺有聲音,而且心情很容易受到驚嚇以前我房間放運動腳踏車,感覺有人去踩在輪子,請問老師這是什麼現象?

A: 以家族排列的觀點來看, 有時是家族系統內某些被遺忘或被排除在外的人.

在靜下來的時刻, 帶著愛和尊重對他們說: 我看(聽)見/聞到 你了, 我心裡有您的位置, 並且把平靜留給您, 請您安息. 謝謝!

若能帶著愛和尊重, 有時他們會成為您力量的來源, 並且保護妳的~

 

Q: 請問,在方便一對一的排列中,以小人偶或色板來代替,真的不失為一種相當聰明而且方便的進行方式,但這是海寧格爺爺的家族系統排列原型所接受和允許的嗎?在國外也有使用這種方式?

A: 小人偶據說是史耐德太太當輔導老師的時候在為青少年做個別諮商所發展出來的, 史耐德夫婦與海爺爺在發展家族系統排列的初期也是很好的朋友並且是一起工作的夥伴, 目前世界各地的排列師發展出各式各樣的方法或形式, 也有結合靜心或能量工作的, 像海寧格太太的觀點和方式, 也跟海爺爺有所差異, 海爺爺本身的排列工作也不斷地在改變中, 所以沒有什麼特殊規定, 重點在於與Spirit Mind的連結. 我自己也嘗試過以繪畫或說故事的方式來進行排列…有許多深層的發現. 根據這兩三年來我自己的排列經驗和工作顯示, 我們似乎是被那更大的力量推動著去與許多人連結…關於海爺爺對其他工作的看法, 請參考 http://www.familyconstellation.org.tw/?p=32  

 

Q: 請問家族間的影響可以追溯幾代呢?基督教的靈恩運動也有類似破除祖先詛咒的一個理念,只是就被福音派批判說祖先歷史那麼長,那不是有破不完的詛咒嗎?不知道您覺得呢?

A: 先邀請您觀看海寧格關於詛咒的排列影片 http://www.familyconstellation.org.tw/?p=188 

我們可以存活到現在, 必定接收到了許許多多的祝福(來自於家族系統本身或是以外的 – 也可以說是宇宙之愛…或許這與宗教所追求的是一致的).

最後我們會發現, 祝福和詛咒全都屬於這不可知的大整體…站在這個層面去看各種教派, 各家的說法似乎變得沒有什麼不同了…

關於家族間的影響可以追溯幾代的問題, 每個系統的情況都不同, 所以沒一個固定公式可循, 只能從其相對關係來觀察其影響程度.

 

Q:  1,家族系統排列引導人是否會用催眠的手法?如果主觀意識較強的朋友是否會讓整個情況無法進入現象中?

2,其他網站心得中,有一個人脖子受傷不會好排了系統排列後是因為對素末謀面自殺過逝的奶奶有著強烈的愛,而對祖父及姨奶奶則有無比的忿怒

上面的例子這樣子會不會有點過於偏激?就好像一些基督徒把生活上不順利的事都推給邪靈?

3,假設有這樣一個狀況,案主A家族中父親那邊的長輩和孩子血脈中有腦部受傷和車禍致死還有離家出走的情況,案主A的哥哥有顛瘋而且車禍致死,A小的時候也有車禍和跌倒的情形,這樣子以系統排列來看,沒有結婚的案主A的後代好像也不會好到哪裡,這樣子的一個情形,是不是有點偏向【宿命論】的味道?

我的想法是,系統排列是程現出一種【業力】運作的【實相】,讓你看見問題並且順服,那麼要改變這樣的業力,當然我不否認在排列中所祝福的話語是有效的,只是我覺得要有一些特殊的【行善的】或改變價值觀的事件,這樣子業力才會真正解決。

A: 抱歉我沒找到那網站上的案例但我大慨了解您的疑惑因為我自己也曾有這樣的疑惑我只能就自己所經驗到的與您分享

當然家族排列可以快速找到問題根源但如何引導至解決之道就可看出帶領人的修為而這靈光一閃讓所有的人豁然開朗的彷彿是那隻看不見的手在運作海寧格稱之為Spirit Mind, 老子說是道.

家族排列引導的過程中無庸置疑地是有能量在運作一旦落入頭腦那療癒的能場就不見了這是我不贊成以語言文字來描述排列過程的原因只要一述說就會偏離家族排列是純粹經驗性的科學方法我們僅能就其產生的影響來觀察而得到這偉大的智慧.

家族排列所感知到的訊息並非催眠的效果但也許擁有各種專長的排列員會將她們所學的融入這個方法中如果學員能接受也未嘗不可但我本身不以治療師自居,而是作為一個見證人暫時存在於當事人的生命流動中然後退出這也讓我學習並感受到生命的豐盛因為我們都是人類家族的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家族系統的場域時時在流變有時我們會看同樣的模式在系統內一代一代地運作而讓子孫承接某種不得不如此的痛苦並且這同樣的模式和痛苦可以演變成各種故事每一代都不一樣所以應捨棄枝葉而直觀問題根源那麼就有改變的可能性這種改變不是去增加或減少什麼而是去調整以達到平衡以及和諧最後與您分享海寧格的詩:

愛充滿於律的涵容中

愛是水,律是壺

由於律的護持

容許愛的流動

律與愛的配合

就像音調有了合聲

這樣的愛有了律動

有時耳朵受噪音刺激

就算解釋過了

如果愛沒有和諧律動

心靈還是難以調整

有些人看待這律動  彷彿

是一種我們可以隨意取得

或改變的主張.

但祂們自行其道

祂們運作著,就算我們不瞭解

我們不是去創造祂們,而是去找到祂們

從祂們的實現去推論

像是生命意義與靈魂

最近海寧格所帶領的排列有很多是完全不說話的尤其是我在奧地利的訓練營所經驗到的也是難以用語言描述也許圖像式或音樂性的藝術表現還更能接近這智慧吧所以有人說我們覺得美是因為愛不是嗎?

Q: 你好,我想請問,我很認同上述這件事,我可能有排拒母親的想法和行為,但我很想朝接納和尊重母親這件事去做,因為我自己應該有憂鬱症狀,我一直在自我療癒,只是當我對自己說或試著完完全全接納和尊重自己的母親時,似乎有點困難,好像我說著我尊重並接納母親這句話時,腦袋空空的,腦子沒有完全接受這句話的感覺,或是,感覺很像說這句話我並不是真心的,這句話沒有完全進到我的腦袋,我想問的是,怎麼會這樣?而這樣的困境,只要再繼續練習這樣說或試著這樣思考就可以了嗎?還是說可能必須看醫生吃藥治療了呢?謝謝你

A: 有時候我們頭腦想的與靈魂的趨向不協調的時候會產生困境您有這樣的覺察極可能是療癒的第一步家族排列是以整個家族系統的觀點來看每個人的情況都不同有時候當局者迷此時能夠有一位有經驗的排列員來引導是必要的除非症狀極為嚴重或緊急我個人不鼓勵吃藥治療打個比喻就像中醫對人體系統的觀點最下下策是湯藥家族系統排列可以找到問題的根源將某些情結打開讓愛流動有空的話歡迎來參加工作坊   平安喜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