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團法人台灣家族系統排列協會 Taiwan Association for Family Constellation

Category Archives: 認識家族系統排列

平等地助人

助人原型:父母與子女

第一種助人發生在父母和子女之間,此種助人形態最早發生於母親和孩子之間。父母給予,子女接受。父母是大的、優越的、豐盛的;孩子是小的、匱乏的、貧窮的。但因為父母和子女之間有深刻的愛緊緊相連,施與受對他們來說幾乎是沒有上限。孩子期望從父母身上取得所有的東西,父母也準備好要給子孩子他們的一切。因此,父母和子女之間的關係裡,子女的期望和父母的供給必須要有次序。

不過,其中的次序只存於子女年幼之時。孩子長大一點之後.父母要為孩子設下界限,讓孩子在一定的範圍內經驗挫折,促使他們成熟。父母這樣做是因為對子女的愛減少了嗎?不為孩子設下界限的父母,更稱職嗎?還是說這樣的父母對小孩有期望,希望他們能順利步入成年生話,所以說比較稱職呢?許多孩子對於父母設下界限感到相當不悅。因為他們更想要留在原本完全依賴的狀態中。但如果父母讓子女的期望落空,就能幫助子女從依賴中成長,然後一步一步邁向自立。唯有如此,小孩才能成長走入成人的世界,最終在成人世界中找到屬於自己的位置。從一個接受者,轉為一個給予者。

平等的幫助

許多助人者認為自己應該像父母幫助幼子一般來協助來訪者。許多來訪者也期望助人者能如父母般照料自己。來訪者對自己的父母仍有期待和要求,他們希望助人者能滿足這些期待和要求。

若助人者滿足這些期望,會發生什麼事?他們會被捲入一個長期關係中.這將導致什麼後果呢?到頭來,助人者將和父母一樣,因採取此種助人方式而將自己置於相同的處境。一段時間之後,助人者就必須設下界限,讓來訪者受挫。否則,來訪者很可能就對助人者發展出類似面對父母時的情感。如此一來,那些和父母置身於相同處境,甚至想要做得比父母更好的助人者,就變得像是來訪者的父母一般。

許多助人者身陷父母和子女之間的移情與反移情作用中,這個陷阱使來訪者更加難以擺脫父母和助人者。

另外,父母和子女之間的移情作用,同時也阻礙了助人者的個人成長和智慧成熟。以下有個案例:
若有個老妻嫁給少夫.多數人的印象就是:少夫在尋找媽媽的替代品。那老妻又在尋找什麼呢?她在找人頂替爸爸的位置。狀況相反時也是如此。若有個少妻嫁給老夫時,多數人的印象就是:少妻在找爸爸。那老夫呢?他在找媽媽的替代品。所以,雖然聽起來很怪異,不過已處於優勢地位卻不停往外尋找,想要留住此優勢地位的人,就是在拒絕成人間的平等相處關係。

不過某些情況之下,助人者於短時間內代表父母是恰當的。比如說,來訪者早年時期和父母的連結中斷:朝向父母的連結若被中斷,就需要再次完成它。或許是年幼的小孩必須長時間待在醫院裡,雖然小孩迫切地需要父母,非常思念他們,卻無法和父母在一起。一段時間之後,那份渴望轉為悲傷、絕望與憤怒。之後小孩便會疏離父母,更久以後也會與人們疏離,雖然他心中仍保有那份對連結的渴望。朝向父母的連結若於早年時期被中斷,將帶來深遠的彩響。如果能重回原始移動中去完成連繫,就能幫助個體克服這些影響。在此種治療過程中,助人者代表來訪者早年時期的母親或父親,借此來訪者就能回到連結中斷的孩童時期,完成當初被中斷的移動。和親子移情作用的情況相比,此處助人者會代表的是來訪者真正的父母,而非頂替父母的位置去試著做得比母親或父親更好。這種情況下,來訪者無須離開助人者,助人者會帶領來訪者重回真正父母的身旁,來訪者和助人者之間保持界線清楚的關係。

若助人者能和真正的父母保持融合一致,就能從一開始就避免親子移情作用的發生。他們在心中尊重來訪者的父母,和這些父母、命運保持和諧一致,來訪者就能從助人者身上遇見父母,再也無法避開父母。

為孩童工作時的道理相同。若助人者僅是代表父母,來訪者與助人者共處時就能自在輕鬆,助人者沒有取代父母的位置。

因此,助人的第三個秩序為:助人者以成年人的身分,與同為成年人的來訪者相會。如此一來,他們就能拒絕任何扮演父母的引誘。不難想像許多人會批評這樣的做法相當冷酷。但奇怪的是,這種“嚴厲”的做法雖被批為妄自尊大,但進一步觀察卻發現,那些處在親子移情中的助人者卻更加僭越了自己的身份。此處會發生的助人失序是:助人者允許來訪者以子女期望父母般的態度來要求他們;以及來訪者允許助人者把自己當做小孩一般來對待。有許多責任和後果,來訪者不僅有能力,更必須要自己去面對,可是助人者卻試著幫來訪者解決這些問題。

家族系統排列和心靈移動對第三個秩序抱有深刻的尊重。因為對此秩序帶著尊重,所以和時下主流的心理治療大相徑庭。

(摘自海靈格著作 在愛中昇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