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團法人台灣家族系統排列協會 Taiwan Association for Family Constellation

家族系統排列運用於人際衝突調解

作者: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家事事件調解委員 王淑奐

筆者多年學習家族系統排列,近三年連續參加海寧格夫婦親自主持的工作坊,親炙大師風範、擔任代表,深刻體會這個方法有機會協助衝突的當事人沈靜、和解、尋求解決之道。這些年摸索前行,正如同海寧格先生所言,沒有任何一個排列是相同的,也沒有任何一種方法可以解決所有的問題,在過程中它不僅是在服務案主、議題、和屬於案主的系統、以及對場域的信任互動,也是讓牽連糾葛浮現、移動展開。

一般而言,家事事件上法院提告,多為家族成員間爭執衝突激化、求解的最後手段,因為兩造的特殊關係,仲裁可能有不同的考量,尤其若有牽涉未成年人,更必須考慮往後生活維持;又家事事件當事人的親密特性、愛恨糾葛的情感情緒,這些年經過彭南元等多位法官調解、審理踐行趨近當事人真實意願,不以訴訟輸贏解決問題,累積許多經驗。個人在臺北地方法院執行法官交付調解,在彭南元法官帶領下,嘗試調解、審判交錯併行,朝向把家族的議題交給家人共同協商,衡酌個別期望,在法律之外尊重當事人接受的公平正義,如此,家事事件處理就有機會讓雙方當事人探索訴訟爭議的弦外之音,得以重新面對、尋求身心安頓。

所以,我們並不直接在衝突事件因果脈絡尋求是非、價值判斷,也不帶意圖期望當事人「正確」回應,只是看著他,透過他看到他的家族,想像他的父母,把他交給他們。以下是我在臺灣臺北地方法院受理家事事件調解運用「家族系統排列」的做法:

一、 開場白
二、 釐清議題、容許出錯
三、 回歸自己的中心
四、 帶著愛看到系統裡的所有人
五、 謙卑、退守、敬畏、不帶意圖
六、 勇氣面對、信任更大的力量護持
七、 沒有評判、同意、接受
八、 不帶好奇心
九、 靜待,給予時間、空間
十、 祝福一切安好

因為當事人到法院提告訴訟,通常不會預期到法院來進行心理療癒的諮詢服務,在法律事件場域提出「靈性工作(soul work)」似乎也超出人們對法院的期待。我們要敬重這個系統、敬重每一個人的生命歷程,而且尊重每一位當事人都有權利選擇留在訴訟之中,過程中我必須保持中立態度。對有子女的伴侶而言,他們可以解銷法律上的夫妻關係,但是永遠不能改變他們是孩子父母的事實;對子女而言,父母同等重要,至於父母是不是法律上的夫妻,情感上應不受影響,我們希望為孩子留住父母,可以在孩子的成長過程共同合作、不缺席。

接案調解時,我感受到法院賦予我的力量,我站在一個平衡位置,不帶個人意圖,今天來到我面前的是受苦的人們,他們正在家族中經歷辛苦的征戰,我先看案卷,大致了解本案爭執的事項,在談話時,把決定權還給當事人,這是他們的人生,我只是因緣際會在場,讓家人,彼此看見。初步交談之後,個別邀請案主靜坐調息,感受一下當下的自己,身體各部位有什麼感覺?全神專注當前片刻,放掉思考、過去記憶、個人認定、價值判斷、他人看法、想像釐清自己的還是別人的意向?如果我們可以一起沈靜下來,就進到另一個層面。

再藉由小人偶排列出自己的家族系統,從呈現出來的姿態,反映出當事人當下的家族成員系統中的位置和可能相互牽連的動力。有時候可以很快看見當事人家族成員間愛的序位(Orders of love)違反的糾葛,在工作過程中,我會保持警覺、專注,把當事人的父母放在心裡,想著他們就在他的後方,如果這件事有他們在場會怎樣?

一個人會有情感、情緒的困擾,經常映現出自己與母親的關係,很可能是早期與母親的連結斷裂,如果可以在諮詢時協助當事人與母親連結,則可使身心安定下來。再有機會,就請他們試著在內心冥想或借由小人偶擺放,一起把適當的位置還給家人,通常會發生鎮靜效果,對訴訟爭執事項緩和,願意敞開接受調整的可能性。有時候我會直接介紹「家族系統排列」的工作法,在這裡,我要讓語言盡量簡單明白,避免錯誤混淆,不要把家族系統排列看成一種神秘深奧的技術、或者把它視為某種宗教。有時就直接邀請案主一起靜坐連結母親。

試舉一個案例,說明在家事事件調解中引入家族系統排列連結母親,協助當事人面對家族系統,感受內在趨力,看見現時家族成員所在位置,回歸愛的序位,解決之道會在他們的心中湧現、找回自己的平靜。(詳見附錄:法庭家事事件調解實例)

摘錄自「家族系統排列」在人際衝突調解之運用—以法庭家事事件調解為例 (本文發表於教育部106年度防制校園霸凌理論與實務研討會)

全文下載 家族系統排列在人際衝突調解之運用

 

Comments are closed.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