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團法人台灣家族系統排列協會 Taiwan Association for Family Constellation

家族的場域

某人為其家族成員、父母、兄弟姐妹及他們自己選出代表,並依彼此間的相互關係設定其位置。突然間,代表們在對其一無所知的情況下而與此家族中真正的成員們有了同樣的感覺,甚至依據其狀況如家族成員般移動,彷彿被另一股力量掌控著並為其服務。也許有人感受到背部的某個點有劇烈的疼痛,原來是他所代表的家庭成員被一顆子彈擊中的地方,或有某個代表在排列中聽不見別人說話,之後發現原來他所代表的家族成員是個聾子。我聽說在臺灣有個案例,有個代表臺灣原住民的人突然開始用原住民語來說話。

即使只是單獨設定案主的位置,他本身可能也會以一種自己並不熟悉的方式去感知和移動。有時某些被壓抑或被否認的事情可能會浮現出來,例如某種罪惡感。而且經常會有一種被另外某個人附身的感覺,此人的感受和衝動由案主承擔了,於是這另一個人就透過案主來到這裡。我們有時會在自殺的案例中看到此現象。

因此在家族系統排列中,代表們和案主都進入了另一個場域並隨之感受與作為。只要他們還留在其中,他們也會被這場域引領去投入並為其服務。對代表們來說,再次走出這個場域相對上是容易的,而對於案主就比較困難了。案主已意識到家族場域,但不包括抽身而退的能力。然而,當案主意識到這個場域時,他們己經獲得某種程度的行動自由。

代表們以及案主都在某個特定的場域內移動。然後他們突然以一種與先前的場域有所不同的方式來移動。現在他們在場域中的移動回復了系統的秩序,甚至解決了問題。這些改變甚至影響了此家族和場域中未出席的成員們,而他們對這場排列的發生卻一無所知。有此現象發生的案例不勝枚舉。

摘自 Truth in Motion – Bert Hellinger p147~148 遇真譯

 

Comments are closed.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