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團法人台灣家族系統排列協會 Taiwan Association for Family Constellation

關於同性戀

問:我是同性戀者,在你的方法中,同性戀似乎沒有一席之地,你所說的在伴侶關係中和一個女人在一起的男人,成為一個真正的男人,和男人在一起的女人,成為一個真正的女人,對我來說,這意味著什麼?那是指異性戀是人類唯一的方式。

海靈格:我是根據系統的觀點談一下一般情況的伴侶,在所處的關係系統中,每個人都是不可缺少的部分,從系統的功能上來講,每個人的價值都是相等的,對系統來說,每個人都是家庭系統必不可缺的。

社會系統中的差異,可以增加它的持久性和穩定性,個人良知在運作層面上與系統良知有很大的不同,系統良知試圖去維護系統的平衡,捍衛屬於這個系統的每一個成員的利益,個人良知試圖從族群中排除與眾不同的個體,在一個家庭系統中,當有一位成員因為獨樹一幟而被排除在外時,會在系統中年輕成員的身上產生非常嚴重的後果。我曾經見過許多案例,家庭中的同性戀者,被家庭排除在外時,會在系統中的年輕成員的身上,產生非常嚴重的後果,許多案例,家庭中的同性戀者被家庭排除在外,系統中的年輕人往往要認同這些年紀大的親屬,因而感到很大的痛苦,只有所有人內在的尊嚴和價值得到了基本尊重,才有可能公開審視這些差異。

說到這裡,就要提到一個同性戀伴侶必須面對的、不可改變的事實,他們的愛不能讓他們擁有自己的孩子。在同性戀者身上,生殖這個問題雖然不存在,但產生的影響仍不容忽視,在沒有小孩的伴侶中,伴侶的分手只是彼此間的傷害,罪責會小一些,但當父母離異時,會對孩子產生巨大影響,他們必須小心行事,否則他們的孩子就會受到傷害。這個附加的罪責,給父母的離異增添了不少困難,但卻對伴侶之間的關係起到了支持作用。沒有孩子的伴侶,包括同性戀伴侶在遇到危機時得不到這些影響的支持,難以維繫在一起。

像其他沒有孩子的伴侶一樣,同性戀伴侶如果想擁有長期恩愛的伴侶關係,需要清楚而理智的定制出伴侶關係的目標,有些目標有助於長期穩定的伴侶關係,有些目標則不然,例如想避免孤單和空虛,就不是一個支持長期平等伴侶關係的目標,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命之路,其中一部分是我們自己選擇的,但也有一部分是伴隨生命而來的,並不是真正任由我們的選擇。

那一部分處理起來很棘手,我的工作中有些同性戀者,就算他們的性取向完全沒有受到其他人的干擾,仍然逃不出系統動力學的法則,他們在自己的生命中體驗著系統中其他人的所作所為,或承受著其他人的所作所為的結果,他們感覺到要為系統服務,同時做一個小孩,他們受制於系統,抗拒不了系統的壓力,所以他們能做的事就是為家庭背負一些事情。

我很少去處理某些想擺脫同性戀的人,我處理同性戀時並不認為同性戀是最根本的問題,我只是試圖披露那些讓生命黯然失色的牽連,決不想改變某人的性取向。

和同性戀相關的系統牽連,在我看來有三種模式,但並不絕對:

一、小孩被迫在系統中代表一個性別相反的人,因為系統中,沒有性別相反的小孩,比如一個男孩必須代表已經去世的姐姐,因為其他活著的小孩沒有一個是女的。或者一個男孩,必須代表父親沒有處理好的第一個未婚妻。三個模式中,這是最痛苦最困難的。

二、小孩被迫代表被家庭中排除在外,遭到系統唾棄的某個人,就算這人和他性別相同。在這個模式下生活的同性戀就好像置身事外,例如一個男孩在系統中認同了媽媽的第一個未婚夫,因為他得了梅毒而取消了婚約。雖然他的作為值得尊敬,但男孩的母親卻蔑視和嘲笑他。男孩被蔑視的感覺和那個必須離開的男人的感覺非常相似,就好像那是他自己的感覺一樣。

三、小孩仍然被性別相反的父母控制在自己的影響範圍內,不能完成向同性長輩學習的心理變遷。

在這方面看來,同性戀需要付出很大的代價,那些能夠肯定自己的性取向,並建立一個恩愛、快樂、有意義的人生的人,不管他們是自己的選擇還是想改變它,都會比那些抗拒自己的命運或不在乎自己損失的人,多出一份明顯不同的內在支持力量。

Comments are closed.

Post Navigation